<td id="chjkc"><wbr id="chjkc"></wbr></td>

    <wbr id="chjkc"></wbr>

    <tr id="chjkc"><legend id="chjkc"></legend></tr>

    首頁 >> 新春走基層 | 獨家報道

    “沒有特異功能,就是做好本職工作”——太鋼“手撕鋼”創新研發團隊成員吳瓊素描
    時間:2021-02-25| 編輯:陳曦|【
    中國冶金報 中國鋼鐵新聞網
    記者 樊三彩

      1月31日午后,《中國冶金報》記者走進山西太鋼不銹鋼精密帶鋼有限公司(下稱精密帶鋼公司),辦公樓前“再接再厲 勇攀高峰”幾個大字在陽光下熠熠生輝。這是習近平總書記2020年考察太鋼時提出的囑托、勉勵。在這里,我們見到了太鋼“手撕鋼”創新研發團隊核心成員——廖席、段浩杰、吳瓊等人。

      這是一張張十分年輕、稍顯稚嫩的面孔,不善言談,有些許羞澀,團隊成員的平均年齡只有34歲,卻研制、生產出了世界最高水平的“手撕鋼”——寬幅(640毫米)最薄(0.02毫米)的不銹鋼箔材。而現在,他們已經將這一厚度進一步壓至0.015毫米。

      “這個鋼就是吳瓊軋出來的,這小子有兩下子。”從精密帶鋼公司黨委書記、總經理王天翔口中,我們反復聽及吳瓊的名字。吳瓊是精密帶鋼公司軋機主操。應要求,不一會兒,吳瓊便出現在了眼前,他非常白凈、有些微胖,言行舉止自帶一種沉穩。

      為不可,方有為

      從0.02毫米到0.015毫米,要減薄這0.005毫米有多難?王天翔介紹,0.02毫米的寬幅“手撕鋼”本身就已是頂尖水準,要再變薄這0.005毫米,難度會隨之翻很多倍,可以說進入“無人區”了。

      “手撕鋼”軋制的原理是把一卷原始的鋼帶放進精密帶鋼20輥軋機,用軋輥像搟面杖一樣把鋼帶從厚搟薄。薄度每往前推進0.01毫米,意味著輥系配置的推倒重來,需要從上萬種可能性中摸索出合適的參數。“軋制0.015毫米薄的不銹鋼箔材,兩個核心軋輥之間幾乎沒有間隙,遠遠超出了設備的檢測能力。”王天翔向《中國冶金報》記者解釋。

      2020年,習近平總書記考察太鋼時提出,“希望企業在科技創新上再接再厲、勇攀高峰,在支撐先進制造業發展方面邁出新的更大步伐”。在總書記的勉勵下,團隊決心要再有突破。2020年6月,他們接到了一筆提出更薄要求的“手撕鋼”產品訂單,于是再次凝心聚力、快馬加鞭研發創新,用3個月時間研制出了0.015毫米薄的不銹鋼箔材。吳瓊憑借自己精湛的軋制技術,軋出了客戶需要的鋼材,硬是駛入了0.015毫米的“無人區”。

      “吳瓊是我的寶貝。”王天翔笑著說,“很多人覺得不是問題的,他能感覺到異樣,經過檢查,往往都能查出問題。”

      吳瓊于2011年作為退伍軍人轉業來到太鋼。引起王天翔注意是在2017年底,在用精密帶鋼軋機軋薄料的時候,吳瓊敏銳地覺察到壓力不均勻,影響了所軋鋼板的平整度。他隨即向設備組反映,但設備組覺得沒問題,吳瓊便直接找到了王天翔。王天翔經過自己多年的經驗判斷,機器確實存在問題。徹底檢查后,機器里邊果真夾著一個小鋼片,是之前斷帶形成的鋼渣鉆到了機器里。王天翔由此看到了吳瓊超乎常人的敏銳與細心,并“開始有意地去培養他”。

      吳瓊不僅能發現“不是問題的問題”,現在還經常能解決一些“找不到原因的問題”。前段時間,精密帶鋼公司1號軋機總出現斷帶的情況,1天時間沒找到原因。吳瓊那天剛好當班,他很快就發現是螺絲松了,“緊了緊就好了”。面對記者提出的“你怎么知道它是螺絲松了”的疑問,吳瓊輕描淡寫地說:“就是認真觀察唄。”

      鑒于吳瓊出色的判斷力和軋制技術,很多品種經理都指名讓他軋制客戶的訂單產品。吳瓊說:“現在有點忙,如果品種經理點名讓我軋制的話,經常需要排隊。”

      任其職,盡其責

      “我屬于完美主義者,要干就要干好,不愛湊合,想得比較多一些。”吳瓊告訴《中國冶金報》記者。

      來到太鋼后,吳瓊半年成為主操,一年當上班組長至今。這個晉升的速度比同一批人要快很多,主要在于吳瓊膽大心細,時不時會做出一些亮眼的成績。例如,初到鋼廠時,軋機的速度普遍是200米/分鐘,遠沒有達到軋機的設計速度600米/分鐘。吳瓊當上主操后,不滿足于現有的生產效率,硬是不斷探索、突破,將軋機速度從200米/分鐘加到300米/分鐘、400米/分鐘、500米/分鐘,最終達到了600米/分鐘。吳瓊的突出表現被當時的段長注意到了。也正因此,吳瓊所在的班組產量最高,軋的鋼板最薄、最硬,板形也最好。

      “手撕鋼”研制成功后,對于接連而來的肯定、贊譽,吳瓊顯得十分淡然,“我覺得這就是件挺正常的事兒,沒覺得特別了不起,現在我徒弟都能軋‘手撕鋼’了。”但據《中國冶金報》記者了解,在“手撕鋼”研發的初期,經常出現斷帶的情況,一斷帶就會碎成粉末,尤其在夏天,廠房里溫度較高,而且需要有人一直盯著,較一般工作費精力、費腦力,大家對此普遍產生了畏難情緒。但吳瓊沒有退縮,他相信自己一定能軋成,吳瓊的堅持也換來了卓越的成果。

      面對大家對他的好奇,吳瓊坦言自己“沒有特異功能,可能就是責任心強一些,想把我本職工作做好。”“而且,有時候我挺招人討厭的,你知道嗎?大家會覺得太較真兒了。”他說。

      其實,在進入太鋼之前,吳瓊所做的工作與鋼鐵一點不相關。他在部隊干休所當兵,主要負責給老八路、老干部們開車。因為老人一般年紀較大,給他們開車時,吳瓊會非常注意不把他們磕著碰著;老人生病了,在抬上救護車時也需要特別仔細,該想的方面都得想到;有時候,領導還會安排一些給過世軍人穿衣服等事務,同事們會有些情緒,但他覺得“只要是工作,就要保質保量地完成”。正是因為這樣,吳瓊和干休所的老人們關系都特別好。

      一以貫之的自我要求和責任心,讓吳瓊在每個崗位上都收獲了肯定。而談起未來的規劃,吳瓊說:“我沒太大的規劃,就是繼續干好本職工作。”

    ,欲乱好爽舒服,中文字幕熟女人妻一区二区,yw193.can尤物网站,男女配种超爽免费视频,男女性高爱潮是免费国产,人与人性恔配视频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