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d id="chjkc"><wbr id="chjkc"></wbr></td>

    <wbr id="chjkc"></wbr>

    <tr id="chjkc"><legend id="chjkc"></legend></tr>

    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|一拳打破去來今 ——看濟鋼人轉型中的涅槃與新生

    2020-07-16 09:33:29


      本報通訊員 黨淺

      2017年7月8日,山鋼集團濟鋼的鋼鐵主業全線停產。這座有著60多年歷史的功勛鋼廠,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退出千萬噸產能,踏上了“二次創業、重塑濟鋼”的新征程,也改寫了濟鋼人原有的命運軌跡。

      原先凝聚在鋼鐵主業上的近2萬名濟鋼職工,有的留下,為濟鋼轉型發展開拓新的業務領域;有的離開,創業或者再就業;還有的奔赴300多公里外的日照鋼鐵精品基地,投入山鋼集團火熱的新舊動能轉換事業中……無數個濟鋼人都以自己的方式,告別或者紀念昔日的濟鋼,迎接充滿希望的未來。

      鋼三代 與濟鋼共尋“新生”

      6月25日上午,山鋼集團濟鋼創智谷的李宏偉站在孵化基地頂樓天臺向北望去,一路之隔是原濟鋼集團廠區。那里,有他工作了8年的煉鐵廠。

      曾經喧囂的工廠早已安靜下來,廠房和設備陸續被拆除,唯有3200立方米高爐還矗立在那里,訴說著這片土地昔日的輝煌。

      濟鋼鋼鐵主業關停后,李宏偉和原濟鋼20名團干部應聘到濟鋼創智谷科技服務分公司,致力于孵化新技術、新產業、新業態、新模式和相關項目。經過3年開拓,該公司已展現出廣闊前景。

      “我是鋼三代。爺爺1959年就來到濟鋼參與基建施工,父親也是濟鋼人,他們在濟鋼一直干到退休。我從小生活在十里鋼城,長大后又進入濟鋼工作,如果不是國家改革大勢,我和我的同事們會一直把鋼鐵事業進行到底。”李宏偉說。

      2009年,在他父親退休當年,李宏偉“接棒”進入濟鋼煉鐵廠工作,成為一名高爐皮帶工。“即使時隔11年,第一天上夜班的情景仍然清晰地印在我的腦海里。那天晚上,父親堅持要送我,一路囑咐我要好好工作,直到把我送到廠門口。看著他離去的背影,我對自己說,子承父業,我們家的濟鋼情續上了。”

      從熱線操作到經營公司,從高爐生產到直面市場,李宏偉跨界躍上了新的崗位。“為了搭建創業平臺,我們的裝修團隊在冰冷的基地完善設計裝修方案;為了緊抓政策紅利,我們的政策研究團隊不分晝夜,32次修改政府專項資金申請報告;為了更好地服務創客,我們的項目運行團隊調研走訪,學習取經。”回顧轉型的艱辛,李宏偉表示,“再苦再難,想到作為濟鋼人,身上沉甸甸的責任就讓自己又充滿了力量。”

      3年間,李宏偉和濟鋼一起從“傷筋動骨”到“脫胎換骨”,他所在的創智谷公司成功引入創業項目(團隊)90多個(家),舉辦創業培訓20場,服務創業人員1000余人。這個新興項目還受到了政府關注,得到千萬元政策資金扶持,李宏偉本人也通過競崗,成為了該公司黨群辦公室副主任。

      創智谷大樓正對面,有一塊約10米長的鋼板,上面刻著10個鮮紅的大字——“續燃一團火,再造新濟鋼”。

      “這是濟鋼4300寬厚板產線生產的最后一批鋼板。”回憶起停產當天,李宏偉有些激動,眼里泛起淚花,“作為濟鋼產能調整的親歷者,我感觸很深。在最后一座高爐停產的那個夜里,我拿著相機,在停產指令下達后,跟隨工序關停的全流程,一一拍攝記錄下來。將來,我要告訴我的下一代,這里是你的老爺爺、爺爺和爸爸奮斗過的地方。”

      勇創業 濟鋼人壯心不已

      2017年7月8日那個晚上,與李宏偉一起見證并一路拍攝濟鋼3200立方米高爐停產這一歷史瞬間的,還有濟鋼焦化廠的呂厚鵬。

      當熱鬧的產線變得前所未有的寂靜,燈火通明的廠房一間一間地黯淡下來時,呂厚鵬落淚了。

      這個畢業于山東建筑大學熱能與動力工程專業的“80后”小伙子,自2008年就扎根濟鋼。在這里,呂厚鵬從工藝工程師做起,歷經多個崗位歷練,一路成長為單位業務骨干。9年間,他置業、娶妻、生子,青春的印記伴隨奮斗的足跡,遍布濟鋼每一個角落。

      “高爐和人一樣,也是有生命的。當最后一罐鐵水流盡時,當高爐鐵口堵上、風口堵上時,就像一個人停止了呼吸。”回憶濟鋼3200立方米高爐停產的一幕,呂厚鵬在簡短地說了幾句話后,用沉默掩飾難過。

      “設備可以停止運轉,但濟鋼人的精神永遠流淌在我們的血液里。”與李宏偉不同的是,呂厚鵬在濟鋼產能調整后,選擇了自主創業。濟鋼多年的培養,讓他有底氣跳入市場經濟的浪潮里搏擊。

      呂厚鵬組建山東葆潤澤節能環保服務有限公司,邁向更廣闊的天地。短短3年時間,他和他的團隊在節能環保技術領域嶄露頭角,國家電網和國電集團等行業一流公司相繼拋來“橄欖枝”,他也逐漸在激烈的市場角逐中站穩腳跟。

      “濟鋼人是我的名片。9年的濟鋼人,一輩子的濟鋼人。尤其是在外打拼這些年,這份歸屬感不僅沒有消失,反而更深更濃了。”呂厚鵬表示,濟鋼產能調整是大勢所趨,他和他的家人對此都能理解,“今后要立足自己的專業領域,更多地為濟鋼的轉型發展做些服務的工作。”

      轉新崗 濟鋼情經久不變

      “我的父輩就是濟鋼人。我在濟鋼大院長大,濟鋼就是我的家。”曾在濟鋼煉鐵廠工作的石瑩對濟鋼的感情不言而喻,“濟鋼人的身份是一種榮耀:效益好,在濟南很有名氣,濟鋼又是國企,這份工作體面又穩定。”

      停產前,石瑩是濟鋼煉鐵廠的安全員。從350立方米的小爐子到1750立方米的大爐子,再到山東省赫赫有名的3200立方米高爐,石瑩日夜伴著高爐“成長”。

      “看,這是我們爐下的同志們在一起合的影。”“這是我拍的高爐風口。”“這是高爐全景。”石瑩打開手機,找出停產當天的照片,一張一張翻閱,眼神專注。合影中,他們簇擁著黨旗,在淅淅瀝瀝的雨中留下最后的紀念。“這些照片是我情感的寄托和前行的動力。我時常會把它們翻出來,看一看。”石瑩說。

      在工作的第15個年頭,石瑩轉崗到山東省新舊動能轉換重點項目——日照鋼鐵精品基地上班。從泉城到日出之城(日照),他過起了雙城生活。“離開生活、工作了幾十年的地方,感情上真舍不得啊,但能為企業發展再續鋼鐵情,也是一種幸福。”逐漸適應了新環境的石瑩表示,只是離家遠點,工作環境更好了,收入更高了。

      “慶幸生在新時代、成長于好企業。就像李克強總理說的,讓濟鋼職工轉業不失業、轉崗不下崗,我們有的端上了新飯碗,有的開始了新生活。”2018年5月4日,是石瑩來到日照鋼鐵精品基地的第一天。他描述了那一天的情景:“走上高爐平臺時,我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,有濟鋼的老煉鐵人,也有曾經的同事們。我們在爐前握手、擁抱,激動不已。”

      在日照鋼鐵精品基地,石瑩成了安全室副主任。轉崗當年,石瑩評上了安全生產先進個人,第二年被評為勞動模范,今年又被推薦為優秀黨員。“現在的收入比濟鋼鼎盛時期翻了一番。今年,我參加了單位團購,買了193平方米的大房子。”石瑩透露。

      站在5050立方米高爐平臺,東面就是大海。石瑩看著這個“長”在大海邊上的鋼廠,守護著這座特大型高爐(5000立方米及以上高爐國內僅有8座),充滿希望地說:“我們都會越來越好!”

      一拳打破去來今。

      無論是仍然奮斗在濟鋼的李宏偉,在北京工作的劉鵬,在日照工作的石瑩,還是更多行走在五湖四海的濟鋼人,濟鋼的文化基因和企業情緣都與他們血脈相連。只要有時間,他們總會回到原濟鋼廠區轉轉,走一走曾經走過千萬遍的路,摸一摸濟鋼大門的石壁,站在未來將建成工業遺址的3200立方米高爐下,說說過去,談談未來。那滾燙的鐵水,仿佛穿越了時空,沸騰在他們的心里,指引著他們行進在幸福的小康路上。

    文檔來源: 中國冶金報-中國鋼鐵新聞網
    ,欲乱好爽舒服,中文字幕熟女人妻一区二区,yw193.can尤物网站,男女配种超爽免费视频,男女性高爱潮是免费国产,人与人性恔配视频免费